马来西亚专家及媒体人士谈“白皮书”充分肯定中国抗疫贡献

(抗击新冠肺炎)马来西亚专家及媒体人士谈“白皮书” 充分肯定中国抗疫贡献

中新社吉隆坡6月7日电 (记者 陈悦)中国官方6月7日发布《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中国行动》白皮书(以下简称白皮书)。马来西亚媒体《马中透视》主席李中平告诉记者,《马中透视》第一时间发布了相关新闻,详细介绍白皮书相关内容。“我们特别突出强调了,要公正看待中国抗疫对世界的贡献。”

隔离污染区和清洁区的一扇门很难固定——那是安装时最后装的一扇门,新冠肺炎病人快到了,装修工人来不及装门锁和把手就跑了。留下这扇门和12楼医护人员一起,钉在这里一个多月。

余锂镭和护士长刘炜要求其他同事全部待在清洁区,他俩穿上那两套防护服,互相检查密闭性没问题,转身走进缓冲区。

那天是大年初一,随后的改造中,最难的是工人紧缺。张丙宏说,“开到6000元一个工都找不到人”,最终医院向火神山医院工地“借人”,派车把工人接来,才按时改造完成。

余锂镭说,大家留下来其实倒不是刻意的,“我们可能刚好有个整建制在这里。”而且,按照余锂镭的说法,一个医护团队治疗这么多患者,对这些患者最熟悉,“如果一直在我们手上,更有利于他们康复出院。”

那幢70多米高的灰白色住院楼有近千扇窗户,12楼的窗户就淹没在其中。看不出来它们和其他窗户有什么区别,尤其是当这些窗户的窗帘都被摘下来之后。

他告诉记者,在马来西亚中医药抗疫工作小组编写防治方案的过程中,曾驰援雷神山医院的尚东教授、中国赴马来西亚抗疫医疗专家组组长李俊教授、同仁堂全球新冠肺炎防治专家组等都积极和马来西亚中医药界交流,提出了很多宝贵的意见。

“这是过年期间现有条件下我们能做到的最好的。”余锂镭说,“有点简陋,但这个战斗堡垒,能最大限度保证医护人员安全。”

后来,这种祝福送出去得越来越多。2月5日,人民医院东院被确定为新冠肺炎重症患者定点救治医院,当天要将床位扩充到800张。

很多人都是后来才知道,在那段时间,12楼是为数不多医护人员“整建制保留下来”的病区。

来自全国的12支医疗队到这里支援,有新疆的、陕西的、山东的、上海的……上海的医生来支援时,换防会议上,一位副院长说,过去10多天,每天最多睡2个小时,“如果我说话有停顿,或是思维混乱,请大家谅解。”

同时,超过九成的受访编剧认为,“讲故事的能力”是编剧的核心技能。有编剧特别强调了讲故事的能力中“逻辑能力”的重要性,认为不少故事缺乏基本的逻辑。

16个病房每间加了两张床。当天,人民医院东院一共完成268位新冠肺炎重症患者的收治。

有编剧表示,减产是肯定的,而且行业也会面临一段时间的困难期。相比之下,编剧已经算是整个影视行业中受疫情影响最小的工种。虽然整个行业停摆,委托项目会减少,但是这段时间正好可以停下来,好好思考和沉淀自己,或者把现有的作品打磨的更加成熟。整体看行业发展,还是很有信心。(完)

有编剧明确表示,只要写出一两部受到观众和业界肯定的作品,自然能收得名利,但是“不能为了名利而创作,那就是本末倒置”。

1月30日,12楼通过国家卫健委有关专家的验收,成为这个定点医院的第21病区。当天,这里就收到了病人将到的通知,但这时整个12楼只有两套防护服。

刚开始接诊病人的时候,人手不足,护士们每天穿着防护服在病患区工作6到8个小时。谁撑不住,谁先撤下休息,换其他人再上。摘护目镜时蹭到溃疡处,护士们嘴里会不自觉疼得“嘶”一声。

虽然对收入并不满意,但“被认可”是多数受访编剧心中“成功编剧”的衡量标准。同时也有不少受访编剧表示,“写出有价值、经得起时间考验的作品”才算是成功的编剧。

夏农称,下一步,将继续抓好口罩生产和扩能等相关工作。一是进一步加强生产监测和调度,及时解决企业生产中存在的问题,在保障安全生产和产品质量的前提下,力争全面达产、超产。二是根据疫情防控需要,继续开展口罩扩能专项工作。进一步扩大医用,特别是医用N95口罩生产。三是进一步加强关键设备和原辅材料的供应协调,保障项目建设实施和顺利达产。同时,对重点省份和行业,还将通过调配使用等方式切实保障重点需求。

马来西亚拉曼大学中医系主任、马来西亚中医药抗疫工作小组组长郑建强则对白皮书中专门提及中医药抗疫的部分印象深刻,认为这是中国对世界抗击疫情的贡献。他对中新社记者表示,马来西亚中医药界能在除中国外“可能是第一个发布中医药防治新冠病毒肺炎方案”,离不开中国中医药界的大力协助。

“对于重症病人来说,一张病床就是一条命。”曾月兰说,“不能我现在住进来,就不管那些住不进来的人,我能想象他们多艰难。”

曾月兰担心12楼的医生护士会不会被调走,她就在护士查房时悄悄打听,“怎么样,你们走不走?”

这是12楼最累的一天。所有的医生、护士全部紧急上岗,穿着防护服把收起来的床和仪器再搬回病房。

在他看来,相形之下,某些国家自身抗疫不力,还频频通过责难中国甩锅,“这是相当不公正,不负责任的做法”。

有43%的受访者持续焦虑,而从不焦虑的比例仅占受访者的2%。

报告显示,受到疫情的影响,有45%的受访青年编剧明确表示2020年度收入将会有不同程度减少。报告认为,对于收入不高的青年编剧来说,未来生存压力会更大一些。

刘炜说,病人刚到医院大都很恐惧,“就像游泳快淹死的人抓了根救命稻草,真就是那个感觉”。

他说,中国暴发疫情以来,《马中透视》和他本人都积极参与马来西亚社会力量支持中国抗疫的活动。因此,看到白皮书中专门提及“中国感谢和铭记国际社会的宝贵支持和帮助”,他感到十分暖心。一个多月前赴马的中国医疗专家组辛勤工作,不但走访马来西亚各地医疗机构和研究机构,还举行多场视频交流,和马来西亚各界充分分享抗疫知识。他说,白皮书中所提及的“中国积极开展国际交流合作”、“向27个国家派出29个医疗专家组”,“我和《马中透视》可以说都是亲身见证者”。

有“被骗稿”经历的年轻人中,近七成是独立编剧。其中,大多数编剧表示很难维权,业内缺乏有效的保障手段和维权支持,要证明创意大纲或者相关内容的版权归属本就不易,还要耗费自己的时间精力,一般只能“认倒霉”。

刘炜回答,“我们不走,你们放心吧,我不撤,余主任也不撤。我们的病人,我们要负责到底。”

一直在12楼工作的心内科主任医师余锂镭也是第一次穿上防护服。他的父亲是呼吸科医生,2003年在湖北孝感战斗在“非典”防控一线。那时印象里,穿上防护服的爸爸像宇航员一样,如今他第一次知道,“那个衣服穿起来还是很难受的”。

刘炜挨个病房跟入住的病人打招呼,刚开始还担心入住的病人有意见,没想到大家都很支持。

调查数据显示,近六成的受访编剧还处于单打独斗的状态,没有加入经纪公司、制片公司或是编剧工作室。大多数人平均每年接一到两个剧本项目。

当时人民医院东院刚腾出来在收治病人。到现在曾月兰都记得医生跟她说,你们赶快过来吧,我们在这等着你们。

李中平说,从今年初以来,《马中透视》始终追踪报道马中两国抗击疫情的努力,“从我们半年来的报道体验出发,我感受到白皮书充分体现了中国抗击疫情做出的努力和与世界其他国家分享抗疫经验、措施的真诚”。

这是进入“战时”的一种信号——新冠肺炎的患者就住在这些窗户后面,病毒有可能会粘在窗帘上,对于医护人员那是很危险的。

1月25日,武大人民医院东院区被确定为收治新冠肺炎患者的定点医院,5天后设计改造完成启用,临时准备的400张病床迅速收满。不久,这里又接到“3个小时内完成病区准备、转移轻症患者,随时准备接收重症患者”的命令,400张病床,变成了800张。

最终,上海的医疗队接管了5号楼的11楼和13楼,有队员问,“12楼呢?”

包括余锂镭在内,12楼的一切都必须迅速适应这样的变化。1月25日,医院被确定为收治新冠肺炎患者定点医院。

刚开始的那几天,7位医生和12位护士维持着12楼的运转。他们中很多人都已经习惯了在作为心血管病区的12楼工作,这是他们第一次正式穿上防护服戴上护目镜。

随着12支医疗队1600人入驻人民医院东院,医院其他科室的医护合并过来支援12楼,加上新疆支援的人,12楼有了49位护士、17位医生。

报告认为,编剧学科背景的多样化,一定程度上有利于多类型、多题材行业剧的开拓。

受访编剧的最高学历所学专业中,以戏剧影视文学为主的文科类学科占绝大多数,超过80%。同时,报告也发现,还有不少诸如建筑学、医学、会计学、计算机科学等背景的人走进这一行。

病患区的过道30多米长。穿上防护服后,走在这里“像是在长跑”。有人“平静地站着就已经很喘了”。还有人护目镜起雾,水珠遮蔽视线,只能靠折射进来的光,凭感觉摸索着在病区走。

疫情爆发后,61%的受访青年编剧转移到线上沟通工作项目。

75%青年编剧曾被“骗稿”

会上,国家发展改革委产业发展司一级巡视员夏农介绍到,在各方面的共同努力下,2月2日以来,我国口罩产量逐日提升。截止到2月11日,全国口罩产能利用率已经达到94%;特别是一线防控急需的医用N95口罩,产能利用率已达到128%,有8个省份达到或超过100%;医用的非N95口罩的产能利用率达到了106%,有10个省份达到或超过了100%。

刘炜是她在医院见到的第一个人。刘炜告诉她,“阿姨你就想象你得了一场重感冒,一点也不要紧张,你一定要开朗,要配合医生治疗,你的病会好的。”

在法务方面提到最多的是被“骗稿”(如剧本被采用但无署名,被盗用创意大纲或核心情节等),受访青年编剧中有过这一经历的比例高达75%,且近半数是入行不到三年的新手编剧。

来自新疆医科大学医疗队的窦丽2月10日进入12楼。2003年“非典”时期,窦丽也在护理一线。护士们脸上的压疮让她想起当年的自己和同事,“压出泡又爆掉,然后又好了又被压出新泡。”

本来,余锂镭不想和父亲学一个专业,才选了心血管内科。但他没想到,新的疫情来了,他又干起了和父亲一样的工作。

在12楼,护士们首先要做的就是安慰。查房时,他们总是先送上祝福语。祝福语印在A4纸上,余锂镭特地选了那种看起来像手写的字体,一共有20套。

有人被问病程的时候声音都在发抖,还有人恐惧到不吃饭,甚至血氧饱和度低了上氧气面罩时,有人拒绝呼吸、憋气。

12楼开始变得拥挤了。那天晚上直到次日1点多,曾月兰听到病房外很多人在跑,在喊,有搬仪器的声音,挪动床铺的声音,熟悉的医生、护士的声音,也有没听到过的声音。

这里几乎是抗击疫情的最前沿阵地。武大人民医院副院长、东院区疫情防控指挥长张丙宏说,收治患者那天全院“战斗了10多个小时,冒着雨,都被淋透了”。既要培训医护、改造病房、接收病人,又要协调物资、保障后勤供应,张丙宏连续30多个小时没睡觉,接了300多个电话,直到手机电量耗尽,“人也撑不住了”。

“尚东教授和我们探讨了中国第七版防治方案在马来西亚的适用性问题,李俊教授具体建议我们可以同时参考广东省的中医药防治方案,领衔同仁堂专家组的唐祖宣也对整体方案予以认可。”郑建强说,中国中医药界给马来西亚中医药界带来了“信息和信心”。

姑娘们最喜欢创可贴和好心人捐助的减压贴,可以减轻一些压迫,窦丽所在的医院从新疆寄来一批减压贴和黏胶剥离喷剂。但是刚开始的时候她们“什么都没有,就是深深地压”。

夏农表示,在确诊病例超过千人的重点省份中,本省内医用N95口罩的产量都有了不同程度的增长。湖北的日产量从2月2日的4.5万只大幅增长到2月11日的15.8万只,广东的日产量从3.3万只增加到了4万只,河南、浙江从没有产量分别增长到1.4万只、10万只,对这些省份的疫情防控发挥了重要作用。通过全国统一调度,已经能够保障一线医护人员的医用口罩防护需要。

报告认为,“收入”在衡量编剧成功标准中被排在了后位。对于青年编剧来说,获得业内外的认可才是他们目前最为迫切需求。

在郑建强看来,在应对传染性或非传染性疾病的预防、治疗及康复中,中医药可发挥自身理论与方法,“治病济世,造福全人类”。(完)

即使现在,12楼的条件也算不上优良。主任办公室变成了更衣室和冲洗室,临床教室变成了餐厅。病区对过的楼道,一张医用屏风撑开,隔出了一间“放衣室”——医护人员从家里或宿舍来上班,会在这里放置外套和鞋子。四五个废弃纸箱横着码起来,就是一个“鞋架”。

大年初一那天,她去了武汉市第七人民医院。那个时候医院要排很长队才能进去,进去后又要排一个多小时队挂号,然后再花一个多小时排队量体温,等走到通往医生门诊的走廊,那里已经水泄不通。

她担心在门诊反而容易被感染,就回了家。在家等了6天,高烧一直不退,1月31日,她只好又去武汉大学人民医院,第二天拿到了确诊的结果。

为保证防护密闭性,护目镜和口罩边缘要紧紧压实,再用胶带粘紧。时间长了,人的脸颊、脖颈被压出水泡,水泡破裂以后会出现溃疡。

参与调研的青年编剧们除了为个人生计发愁,还有很多焦虑于没有项目、没有资金、创作瓶颈等。

截至3月9日,一共有75位重症病人陆续走进12楼,23人已从这里治愈出院,11人转为轻症后转院。

曾月兰收到过这种祝福。已经70多岁的她是2月1日被确诊为新冠肺炎的。在此之前,她只在1月19日,去了一趟菜市场,回来后高烧超过38℃。

与此同时,各地的医疗队正在陆续向武汉驰援。曾月兰在新闻上看到,医院要被来支援的医疗队接管。

新入行的年轻人收入不会太高。受访编剧上一年的税后年收入普遍在20万元人民币以下,这个比例超过七成。仅有7%受访编剧对收入明确表示“满意”。

他们被告知,12楼的医护人员不愿撤出来。这里仍由人民医院的医护人员坚守,和以前一样,没什么特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