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科学梦想托起明天的希望

20年来,全国1600多辆科普大篷车累计行驶超过4000万公里,服务2.66亿人次。

9月19日,全国科普日活动在全国范围内同步启动,以线上线下融合的方式为公众献上一场科普活动盛宴。

村民在蕲艾基地劳作 梁婷 摄

坐进车里,透过玻璃窗与孩子们道别时,冯晓菁的眼角有些湿润,“很希望今天参加这场活动的孩子们,未来有人能成为科学家。”

科技馆主要分布在大中城市,生活在农村的人们鲜有机会接触。为此,中国科协推出了科普大篷车项目,将“科技馆”搬到车上。

“过去蕲艾种植只是小打小闹,附加值不高,形成不了气候。”蕲春县赤东镇党委书记朱文刚介绍,近几年来,立足于规模化发展,产业化经营,精细化融合,先后引进市场主体,赤东镇实现看有基地,闻有艾香,吃有艾品,玩有场地,用有艾馆,研有学堂,住有庭院。

为了服务农业生产,农技服务科普大篷车应运而生,大篷车成了“流动技术服务站”。在四川兴文县,科普大篷车开到水产养殖户的鱼塘前,水产养殖专家测出了鱼塘氨氮、亚硝酸盐等含量,并赠送了实用技术资料;在云南屏边县,科普大篷车组织专家团,为果农开展种植猕猴桃、大枇杷等培训,助力建档立卡贫困户脱贫。

车间内的女工对蕲艾产品进行包装 张畅 摄

黎家妹子符小芳的家也是从雨林里搬出来的。她捕过鱼、种过果,爱读书、肯吃苦,很早便有开个家庭农场的梦想。2007年,电视上介绍福建发展生态有机白茶的故事,瞬间打动了她。“我们这里也有非常好的生态,为什么不可以种植有机茶呢?”于是,打点行李,符小芳去福建拜师学艺。

中国科学技术馆资源管理部副主任陈健介绍,多年来,科普大篷车在基层科学知识传播中发挥的作用不小,尤其是在自然灾害、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科普中。

“我找到火星了,就在地球旁边。”安军高兴地告诉志愿者。

蕲艾产业带动村民在家门口就业 梁婷 摄

校舍下,孩子们期待的科学表演开始了,他们搬来小座椅,整整齐齐坐成几排。两位中国科技馆的金牌科技辅导员要做3个“火箭”升空实验,分别演示气动“火箭”、酒精“火箭”和粉尘“火箭”的发射过程。“3、2、1……”科技辅导员带着大家一起倒数计时,“火箭”嗖嗖地飞出去了,引来一阵欢笑和惊叹。

在湖北鼎艾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卷艾条车间,55岁的夏姣姑熟练地拿起艾草,一番铺碾滚压,一根艾条包装完成。

把“科技馆”搬到车上,送到田间地头

白沙位于琼岛“心脏”,是海南母亲河南渡江的发源地和海南最大水库——松涛水库重要的水源地,属典型热带天然林区和生物富集区。

2019年,赤东镇围绕蕲艾文化内涵,建设百艾园、神蕲长廊、神蕲妙观等一批蕲艾人文景观,打造“神蕲艾谷”研学体验基地,融产业发展和脱贫攻坚同步推进,自然风光和人文景观交相辉映。

2014年,在外从事多年中药材销售的骆百林回到家乡蕲春,创办湖北鼎艾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开始了艾草的研发、加工、销售业务。流转土地种蕲艾、购买设备深加工,骆百林的公司不断发展壮大,并在全国各地开起了艾灸养生馆,全产业链带动贫困户就业200余户。

活动现场来了100多个孩子。“只要不是特别远的,家里没有重要活计的,都来了,有的家长也来了。”吴兴珍说,她很了解身边这些孩子,“今天回家,有些人估计都睡不着觉了。”

2015年,全县第一个生态扶贫移民村开启搬迁工作。2017年1月,一栋栋崭新联排别墅错落有致、标准的灯光篮球场吸引来周边村的年轻人、远处高大的橡胶树成片挺立……由坡告、道银两个最后搬迁出来的自然村新组成的村落,在热带的阳光下一派生机勃勃。而他们原来的家,被恢复成鹦哥岭国家热带雨林自然保护区的一部分,水田则全部复植为木棉树等乡土树种。县里无偿为搬迁群众建设住房,条件符合的还可就业成为橡胶林护林员。

(责编:郝孟佳、马昌)

“我希望这次活动能在孩子们心里点亮一盏灯。”吴兴珍说。中国科技馆把200份手工望远镜送给了新星小学,留作科学课的教具。她连忙道谢,笑着向前来的志愿者发出邀请,欢迎他们再来。

从2014年起,海南省决定委派省市各级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一一定点帮扶全省各贫困地区。坐落在儋州市的中国热带农业科学院专家被派来白沙。一脸腼腆得像个大男孩的王凯,是热科院助理研究员兼青松乡拥处村第一书记,也是该村第四任第一书记。

地处热带雨林核心区,白沙全县面积2117.265平方公里,有57.89%的土地划入生态红线。距县城两三小时车程,雨林深处的南开乡、青松乡,从上世纪70年代就开始尝试搬迁,可由于文化差异等种种原因,迁走又搬回,反反复复,至2015年前仍有不少群众常住深山。

白沙县委和县政府通过创办生态旅游平台,让山兰稻迅速成为白沙生态农业“明星产品”。短短几年间,山兰稻种植面积全县推广至5000亩,其中青松乡4000多亩。

2008年,来自深圳的吴兴珍刚到新星小学时,学校只有一名老师,学生也很少。她想为孩子们做点事,就申请在当地支教,留在了这里。

2001年,第一辆科普大篷车在云南、安徽两地发出。20年来,全国1600多辆科普大篷车,累计行驶超过4000万公里,相当于绕地球赤道1000多圈,服务2.66亿人次。在配发上,科普大篷车向中西部地区倾斜。

2012年学成归来,符小芳正式成立白沙县第一家专业生态有机茶合作社。可还没等符小芳高兴,一盆冷水就泼了过来:生态不生态、有机不有机,怎么能是你说了算?

让山里孩子触摸科技,种下科学梦想

种植技术、品牌打造、申报认证……在农业部门的引荐下,各路专家纷纷上门指导,符小芳开发出的五里路有机茶2018年成为“国家生态原产地保护产品”。

由小到大、由无序到有序、由单产品开发到全产业链。一棵小小的艾草,托起了农民的致富梦。作为李时珍故乡,蕲春“药旅联动”,发展大健康产业。截至目前,全县蕲艾种植面积达18万亩,涉艾主体达到2087家,涉艾加工制造企业达到723家。蕲艾产业全产业链带动10万人就业,通过种植、加工、艾灸培训等多个环节,有3万多贫困户实现蕲艾产业增收。2019年蕲艾产值达50多亿元,品牌价值过百亿元,形成“世界艾草看中国,中国艾草看蕲春”的发展格局。(完)

手摇发电机、电流控制的“铁钉桥”、演示自动变速箱的齿轮……展品形象直观展现了课本上的科学知识。科普志愿者在哪件展品前讲解,孩子们就跟到哪里,抢着要动手体验。

冯晓菁在北京长大,工作后到基层做过不少活动,可这一次她对科普大篷车的意义感触最深。“有些孩子一直待在山里,大篷车不过来,他们就很难有机会触摸科学的世界。”

“都说我们自身基础差,这下才看出到底差了多少。真正让良好生态变成‘最大本钱’,必须更新理念。”白沙县农业部门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

丽江市科协学会部部长赵一雄说,科普大篷车机动、灵活,适合在农村开展服务。这些年,丽江市的科普大篷车走进了很多村子,但基层资源有限,一辆大篷车一年运行要10多万元,一些像拉务洛村这样的偏远山村,还没有覆盖到。

本报记者 赵 鹏 黄晓慧 朱荣鹏

专门从海口请来的全省茶叶协会专家告诉她,要出口,除了注册品牌,还得要取得出口国的相关认证。这下不光是符小芳了,县里相关部门也犯了难。因为此前从没有人申请过这个内容,职能部门也不懂如何操作。

针对农村的实际需求,不断拓展功能

夏姣姑是蕲春县彭思镇刘堑村人,和她一样,如今村里不少人在家门口实现了就业。“每天有车接送,三餐免费,一个月5000元收入。”说起这些,夏姣姑脸上满是喜悦。

蕲艾产业带动村民脱贫增收 张畅 摄

“以智扶贫”的热科院一任任专家们,终于在一次次摸索中,发现了良好生态赐予白沙的独特价值。黄海杰、王凯等人,成功用生物肥破解了氮缺乏。从热科院种库中选取引种“黑山兰糯”品种,在当地山兰稻种中选育优质种子,破解了低产难题。如今不仅亩产翻番,且香气更浓、淀粉更少,于是山兰稻价格一涨再涨。

前两任第一书记都主攻林下套种。第三任是位育种专家,名叫黄海杰。黄海杰来到白沙后注意到这样一个现象:青松乡比其他地方更干旱,但当地人种的山兰稻却能长到1米多高且极耐旱。经反复研究,黄海杰基本确认了这与山兰稻生长环境密切相关——当地生态好,土壤很干净、几乎无重金属。但发现价值的同时,也发现了另一难题——这种稻子产量极低。这既因当地群众长年的生产方式所致:“春末种一丢、便等秋来收”,所以一直是一年只种一茬稻、一亩只收一袋粮。也因当地群众收完粮食就烧地,“‘火烧土’能产生钾肥,但十分缺氮肥。”

随着脱贫攻坚战打响,白沙先后完成生态保护红线、环境质量底线、资源利用上线和环境准入清单编制,并且将全县发展定位为生态旅游区和生态特色农业基地,依靠发展生态产业带动群众增收脱贫。

“山兰稻的价格,其实就是我们这里生态的价值!”吉亚才是黄海杰他们手把手教出的第一批会技术、懂经营的本土农业大户,还是青松乡白沙仙婆岭种养专业合作社社长。除了山兰稻,通过合作社这一组织,吉亚才还把热科院这几年新培育出的蘑菇、火龙果、山兰鸭等产业,逐一做大做强,并为山兰米注册了商标。“因为生态好,这些产品病虫少、品质优,所以不仅价格稳定,更关键还是我们独有。”吉亚才说。

像这样的农产品品牌,白沙共认证了17个。白沙还建成了全省首家县级电子商务产业园,2018年11月发布了农业公用品牌“白沙良食”,特色农产品有白沙绿茶、白沙蜂蜜、白沙红心橙等,产品外包装上统一运用“白沙良食”“白沙生态农业”标识,给产品打上“生态印”“文化印”。养在深山无人知的白沙农产品,借着品牌效应、电商平台,不仅飞出大山,成了抢手货,还带动了当地群众稳定增收、逐步致富。

相较于城市,农村的科普资源较为贫瘠,如何让科学知识触达?科普大篷车项目将“科技馆”搬到车上,把科学知识送到田间地头,已经跑了足足20年。最近,科普大篷车就来到云南西北部宁蒗彝族自治县的新星小学,这也是科普大篷车首次走进这座山村小学。

白沙63.3%的人口是黎族群众,农业生产几十年来一直是靠“老三样”:橡胶、甘蔗、木薯。如今搬下了山,有了新村、新房、新生活,发展是不是也得有点新变化呢?

举手的孩子被邀请上台参加实验,这时科技辅导员讲解了“火箭”升空原理,还告诉他们,火星和地球一样,是太阳系的行星。不久前,我国还发射了去火星的探测器。

白沙开始实施农业“品牌工程”,奋起直追。一方面,挖掘黎族文化特色产业,调优产业结构,构建产业带,形成“一乡一品”“一镇一特色”的产业格局;另一方面,农业部门穿针引线,聘请专业的团队,扶持专业合作社、完善产业链,培育特色品牌、推行产供销一体化经营模式。

就这样,雨林得到了安宁与保护,群众也得到了安居。据统计,至2020年,白沙森林覆盖率达到了81%以上。

一株小小艾草,逐步发展为当地农民脱贫致富的重要产业。五斗地村人多地少,土地贫瘠,自然条件较差,来源单一,主要以传统农业、养殖、农民外出务工为主。村集体经济十分薄弱,贫困人口发生率达12.6%。近年来,当地发挥坡岗地适宜种植中药材优势,发展中药材种植产业和乡村旅游。如今,五斗地村人均收入超过15300元。同时为周边贫困村、贫困户找到脱贫路子,实现每户脱贫、整村脱贫。

新星小学的活动临近结束,冯晓菁和队员们准备离开,安军和小伙伴一圈一圈地围在他们身旁。吴兴珍告诉孩子们,叔叔阿姨还有工作,还要去别的地方,我们要礼貌地和他们说再见。

在祖国最北的漠河,最西端乌恰县,在平均海拔4500米以上的那曲市,都能看到科普大篷车的身影。针对农村的实际需求,科普大篷车的功能也在不断拓展。

“神蕲艾谷”研学体验基地 梁婷 摄

从县城到新星小学约70公里,一路盘旋,急弯重重,开车要3个多小时。中国科技馆馆员冯晓菁说,一路上至少翻了3座山。新星小学所在的拉务洛村在公路尽头,再往后只能下车步行了。

“你们知道太阳在哪里吗,太阳系有几个行星?”一位科技辅导员问道。“在天上。”有孩子回答得很认真。“有4个”“不对,是5个……”“有8个。”科技辅导员公布了答案。志愿者给孩子们发了两条纸带,一条是行星图案贴纸,他们要完成的任务是:参照与太阳的距离,一一贴到另一条贴纸上。

新星小学是附近6个村子唯一的学校。12年后,情况已经好多了,这里有11名老师,近200名学生,吴兴珍也成了新星小学校长。根据教育部门安排,学校统一开了科学课,可吴兴珍说,老师大都是代课的,孩子们很难接触到科普展品,今天很多展品,她也是头一次见。

宁蒗彝族自治县位于云南、四川两省交界处,群山环绕,沟壑相连。新星小学在山间一片难得的开阔空地上。当装满展品的科普大篷车开进新星小学时,孩子们立马围上去,上下左右瞧了个遍。6辆不同功能的科普大篷车,50多件展品,整齐排列在操场上,相当于一座小型科技馆。

好产业让小康路越走越宽。2020年初,白沙县经验收正式脱贫。全县44个贫困村全部出列,2019年农村人均年收入达12912元。

四年级学生安军走近展品,一件件仔细看。和小伙伴一样,他也被大篷车带来的炫酷科技产品所吸引。一款小型机器人随着音乐节拍跳舞,孩子们趴在地上,直盯着它做出的每一个动作;在大篷车的裸眼3D屏上,画面“飞”出的恐龙引来孩子们一阵惊叹,过后一位孩子用手摸了摸屏幕,回过头对伙伴做鬼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