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销披上互联网的皮骗子将会场从窝点迁徙到聊天群

6月前10天,占据苹果App store中国区免费下载榜头名的是一款名叫“秘乐短视频”的应用。它一度力压抖音、快手,号称在半年内累积5000万用户。然而这酷炫的“大生意”却难在主流媒体上寻其踪迹,我身边的多数人也没有听说过它。上一个如此“低调”的项目是“趣步”,这款App号称“走路就能赚钱”。去年,在斩获数千万用户后,它因“涉嫌传销”被长沙工商部门立案调查。

没被阳光照到的潮流多半奔涌在阴沟里。趣步和秘乐有着相似的套路,都号称不付出任何东西就能赚到钱。注册后领到初始任务,前者要求每天走上几千步,后者则需每天刷几分钟短视频,做到这些后就能从平台处领到代币,而代币能兑换成现金,价值几十元——行话里管这叫“零撸”。

它似乎像一把刀,毫无判断力,在坏人手里就能杀人。这像是在谈论互联网的本质:它曾经自带价值观,人们默认它会使自己变好,提高效率,拿来沟通、学习、做生意。可它近年来不知不觉变成了纯粹的工具,众多公司试图用它占满每一个客户的时间,榨取更多利润,乃至直接用钱补贴、诱导下载,然后让新增用户尽可能沉溺于此。趣步和秘乐的骗子们常说:我们的补贴、拉新和那些明星公司如出一辙。回想下本质,这些公司倒是的确为趣步和秘乐们“做好了用户教育”“走通了商业模型”。

它们一起构成了互联网时代的最新隐喻:当操纵它的企业与人不再有价值观与道德,互联网便不再是人的工具;相反,人会成为互联网的奴隶。我们被困在公司精心研发的App里,即使不充值,把注意力贡献干净也行,然后化成年报上好看的日活与年增数据;这其实与趣步、秘乐对待我们的方式如出一辙,它们在商业逻辑上无比高效,都是榨干人的价值。整个互联网似乎还越发认可这种“赛博朋克”似的未来。

二月二“龙抬头”是传统民俗节日,象征着冬去春来,万物生机复苏,各地民众有理发、“吃龙菜”、“吃龙食”、起龙船、开笔礼等习俗。而这些活动大都要出门完成,这在往年很容易做到的事情,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却成为了一道难题。大家都出门的话,就会形成人群聚集,增加病毒感染、疫情传播的概率。可见,商家推出的半成品和小份菜,既能满足市民宅家过节的需求,又可减少市民出行、排队扎堆等问题,乃是适宜的变通措施。

这都是传销用了二三十年、一以贯之的套路。不同之处在于,趣步、秘乐们套上互联网的壳子,更好唬人了。App确实下载到了手机,“眼见为实”。如果说“解冻民族资产”听着就像做梦,“五行币”“善心汇”似乎也不靠谱,短视频平台可是公认的时尚。“朋友”也告诉你,这并非投资,休闲娱乐而已。有媒体调查发现,部分小城市的水果店、餐厅、美容院门口都挂起了秘乐短视频的推广条幅;一位名校学生甚至在学校论坛上发现了秘乐的广告。

类似变通做法,在其它行业也有呈现。比如哈尔滨市倡议市民二月二不出门理发;黑龙江规定理发店每次接待1人,顾客需提前预约;上海老饭店创新推出“一人食盒”,帮助复工职工解决就餐问题;武功山景区因客流爆满,紧急停售当日景区门票、索道票,景区限流人数下调至3000人,关闭线下售票窗口。商家、景区采取诸如此类的变通策略,既能稳步推进复工复产,满足市民过节和生活需求,又有效避免人群聚集、排队,不失为次优选择。

往年市民都喜欢在老字号聚餐、购买产品,如此就会造成人群聚集、排队等现象,不利于疫情防控,今年这些老字号纷纷因“疫”而变,采取半成品、小份菜,提前分装、分时段预约领取的方式销售,并支持外卖平台和店内送餐、线上购买、无接触配送。此外,消费者需在隔离带外排队,间隔一米、有序购买,如果遇到客流高峰店家还会采取限制进店人数的方式,方便市民安心购买。这些措施能够避免人群扎堆,符合疫情防控要求,充分保障市民健康安全。

从这个角度上讲,趣步、秘乐这类“零撸”项目可谓将传销的特性发挥到了极致。传销的整个链条不创造任何价值,唯一流动着、让项目越滚越大的,除了几千上万元的入会费,便是参与者为其交出的时间和信誉。现在,甚至连钱都可以不交,人们单纯出卖自己就行。

位于哈利法克斯的达尔豪斯大学加拿大疫苗中心将开展这一临床试验。特鲁多同时表示,加拿大国家研究理事会将与疫苗生产商合作,一旦疫苗临床试验成功,加拿大便可在国内生产疫苗。

疫情对美容美发、餐饮、旅游等行业造成重大损失,社会秩序被搅乱,老百姓的正常生活都受到较大影响,非常不便。如今,全国各地疫情形势有所好转,处于防控复工两手抓的关键阶段,一些关系民生经济、生活服务的行业,正在逐步复工复产之中,以缓解防控物资供应压力,保障民生日常所需。但是,必须疫情防控工作局势依然严峻,仍然不可掉以轻心,需要保持高度的警惕性,采取安全稳妥的防范措施,杜绝人群聚集现象,避免疫情再次反弹、蔓延。

加拿大国家研究理事会5月12日曾宣布,与中国天津的康希诺生物合作,推进新冠病毒疫苗研发。

该疫苗被命名为Ad5-nCoV。作为目前全球为数不多的针对新冠病毒的疫苗之一,它已于4月中旬在中国、同时也在全球率先进入二期人类临床试验。

加拿大国家研究理事会近日表示,正与加拿大和国际上诸多可信赖的合作伙伴共同努力,寻找新冠疫情的应对之策。比如,除与中方伙伴合作外,加方也正与总部位于美国马萨诸塞州的VBI疫苗公司合作研发针对新冠病毒、SARS病毒和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病毒的泛冠状病毒疫苗。

在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加政府加大对医疗科研的资助,包括斥资约11亿加元用于新冠病毒医疗研究和疫苗研发等。加国家研究理事会也正与萨斯喀彻温大学相关机构合作,推进哺乳动物细胞中新冠病毒抗原的研发。近日,加卫生部批准了首个新冠病毒血清抗体检测技术。

无论线上线下,骗局的本质是不变的。对于新入局的小白,它瞄准的一定是你的无知与贪欲。而另外一些参与者则是主动投身赌局——纵使是最黑心的传统传销盘,也有3%-5%的上线能够获利;而对于互联网上的“零撸”项目,投入可大可小,牟利机会更多,就像一位参与者告诉媒体的,“我们知道它们都是资金盘,别接最后一棒不就好了?进去得早,没有亏钱的。”

至于互联网起到了什么作用?有人说,它让骗子接触到更多人——越是下沉市场,容易被骗乃至甘愿出卖自己的穷苦人越多。

再回到传销这潭黑水,无比阴翳的前景在于,旧的人性问题无法解决,新的工具又挖出了更多陷阱。唯一能指望的似乎只有全然的外力——直到前所未有的监管利剑挥下,这些糟心的骗局与悲剧恐怕会反复上演。

社会经验足够多的人大概已经意识到,这种说不清盈利模式,将拉人头作为主业,且发展下线能获得好处,还一味鼓动用户交钱以获取更多回报的套路,就算披上互联网的皮,再用复杂的规则体系作伪装,也是传销或者非法集资。

加拿大卫生部向多家主流媒体证实,获准进入临床试验的是中国生物企业康希诺生物股份公司(CanSinoBIO)研发的疫苗。该部门表示,该项试验申请符合安全性和质量的必要要求。

最近两年网上类似的项目不在少数。单是“短视频”领域,除了秘乐,还有福音、速问、妙音,等等。趣步更是衍生出趣走、趣睡、趣问……吃喝拉撒呼吸说话都能赚钱,大饼画得又香又甜,就问你信不信?

布莱尔1953出生,毕业于牛津大学圣约翰学院法律系,1984年成为大律师,1994年被英国女王封为枢密院成员。他在1975年加入英国工党,并于1997年5月任首相,后分别于2001年6月和2005年5月两次连任。2007年5月10日,布莱尔宣布辞去工党领袖职务。

疫情期间,两位戴口罩的旅客在冷清的加拿大多伦多皮尔逊国际机场休息。中新社记者 余瑞冬 摄

加拿大疫苗中心负责人对加拿大广播公司表示,希望相关临床试验可在未来两周内开始。临床试验将分三期进行,参与人群渐次扩大。

越来越低的门槛让趣步和秘乐们进一步迭代了骗局:不需要上来就交钱,甚至可以先让给你10元20元的甜头。当然,只要你有贪欲,想赚得更多,还是得回到交钱、拉人头的老路上。

目前,布莱尔在智库和咨询机构“布莱尔全球变化研究所”担任负责人,他坦言,英国为了防疫而实施禁足令期间,大多数家务都落到妻子切丽和孩子身上。

由此可见,传统民俗虽然历史悠久,具有深厚的民间基础,很多习俗延续至今,已经深深烙印在民众的心里。但是,这些传统民俗并非无法变通,在非常时期,也需要以人为本,以保障民众的健康安全为第一原则,因“疫”而变。在疫情期间,很多传统习俗都被迫改变,民众也没有啥怨言,普遍都能接受,即为例证。

互联网降低的还不止心理上的参与门槛。加入传统传销,要抛妻弃子,带着少则几千,多则几万元奔赴外地。现在骗子们就在身边的手机里,聊天群24小时对话。我曾经在传统传销组织卧底过几天,洗脑确实凶猛,几天内十几位“讲师”轮番填鸭,思维真的会逐渐乱套。现在,一步到位变成细水长流,慢性毒药浸润全身,威力照旧凶猛。

互联网助力骗子将会场从传销窝点迁徙到聊天群。但是他们还是和传统传销一样,热衷拉大旗作虎皮——短视频、新零售到5G、区块链。当权威媒体做出有关监督报道,头子们会告诉下线,这些“负面”是组织为考验意志,筛选人才刻意放出的消息。

他说,疫苗的研究和开发尚需时日,但这是“令人鼓舞的消息”。

至此,听起来还像是互联网公司惯用的拉新手段。可趣步和秘乐的布局才刚开始:如果将代币兑现,要扣大笔手续费,而且任务中断,从此再没赚钱的机会。要是感到肉疼,办法有两个:一是拉新人加入,拉的人头越多,获取代币增加,提现手续费也越低;二是先充值购买更多代币,解锁等级更高的任务,才有机会赚得更多。

截至5月16日晚,加拿大累计确诊及疑似病例为75864例,康复37819例,相关死亡5679例。(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