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信国安集团困局负债逾千亿大量股权被冻结

上市公司披露,国安有限共持有中信国安股份数量为14.28亿股,占公司股份总数的36.44%;其所持有公司股份累计被质押的数量为14.19亿股,占公司股份总数的36.21%;其所持有公司股份累计被司法冻结的数量为14.28亿股,占公司股份总数的36.44%。

此外,税收征管体制改革的不断深化,客观上也要求出台有关制度配合改革工作,在为缴款人提供更多便利的同时,保障缴款人的合法权益。

除了中信国安之外,被轮候冻结的股份还包括:中信国安集团持有的白银有色22.5亿股限售流通股;中信国安集团持有的中葡股份3.45亿股无限售流通股;旗下中信国安投资有限公司持有的中葡股份约1.17亿股无限售流通股。冻结期限均为3年。

负责人称,持有中国人民银行颁发的《支付业务许可证》,遵守中国人民银行有关国库业务、非银行支付机构业务各项管理规定和本《办法》规定,能够提供国库资金经收支付服务必须的技术支持与系统改造服务,获得互联网支付或移动电话支付业务许可,最近三年分类评级均为B类及以上,且未发生重大违法违规行为的非银行支付机构,均可参与提供国库资金经收支付服务。

江苏有线(600959)3月14日也发布公告,称国安通信计划通过大宗交易方式减持不超过9860.92万股,减持比例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2%。

从中信国安集团将持有的多家上市公司股权绝大部分进行质押来看,其资金链已高度紧崩。在一轮接一轮的司法冻结背后,各种债务纠纷也是此起彼伏。2019年以来,更是频频陷入资金风波:北京中关村银行、北京银行、华鑫信托、广发银行等先后对公司发起诉前财产保全,涉及债务超百亿元。

曾经的千亿明星企业中信国安集团大量股权被司法冻结,背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办法》出台有利于规范非银行支付机构、商业银行、清算机构等参与国库资金经收支付服务有关各方的业务行为,维护国库资金安全,保障缴款人合法权益,对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风险攻坚战具有重要意义,同时也是重要的便民服务措施。

据介绍,《办法》所称国库资金经收支付服务,是指非银行支付机构依托商业银行或清算机构与国库直连的网络通道,为各类预算收入经收入库提供的网络支付服务。该服务是传统国库经收业务的延伸,是面向个人银行结算账户提供的网络支付服务。

在最新的司法冻结公告之前,国安有限持有中信国安股份被司法冻结已有多笔,分别涉及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等。

同时中信国安集团负债高企。财务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三季度,中信国安集团总债务规模合计1782.97亿元,资产负债率80.49%。同时,短期及长期借款合计超千亿元。高额借款带来了高额的财务费用,导致净利润从2017年度的6.01亿元滑至仅0.56亿。

据中信国安集团官方网站介绍,中信国安集团有限公司是中国中信集团子公司,前身是1987年4月中国国际信托投资公司投资150万元成立的北京国安宾馆。截至2017年,公司总资产为2106亿元。

北京银行在公告中表示,作为担保方秉承契约精神,执行担保合同,履行担保义务,确保该计划投资者权益得到有效保障。如中信国安集团未能按合同约定支付本金或利息,北京银行承担的最大风险敞口为该项目项下的全部本金及利息。

4月19日晚间,中信国安(000839)公告称,控股股东中信国安有限公司(简称“国安有限”)所持有公司股份被司法冻结和轮候冻结,此次司法冻结数量为10.37亿股,占其持股比例的72.62%。

国库资金经收支付服务包括两种业务模式:一是非银行支付机构通过清算机构与商业银行连接,依托商业银行直连国库的网络通道提供经收支付服务;二是非银行支付机构依托清算机构直连国库的网络通道提供经收支付服务。

而中信国安集团持有的其他部分上市公司股票还被强行平仓。4月16日万邦达(300055)公告,收到公司持股 5%以上股东中信国安集团告知函,获悉其所持公司股票按照司法协助执行要求强制平仓,导致被动减持1028.34万股。

负责人指出,非银行支付机构参与国库资金经收支付服务模式与《办法》不一致的,应自《办法》实施之日起三个月内,按《办法》规定整改到位。

目前,中信国安集团旗下拥有3家A股公司和一家港股公司。分别是中信国安、中葡股份、白银有色、港股国安国际(00143.HK)。但这些上市公司公司业绩均一般,股价也长期表现低迷,中信国安最近三天累计跌幅已逾10%。同时中信国安、中葡股份、白银有色三家上市公司股份均被高度质押,质押率分别高达99.36%、 89.15%、99.89%。

这已是3月30日以来,中信国安发布的第4份司法冻结公告。在此之前,同为中信国安集团旗下的上市公司中葡股份(600084)、白银有色(601212)也先后发布多个公告,称控股股东持有的公司股份被法院轮候冻结。

不过,中信国安集团虽然冠以“中信”之名,却已在2014年完成混改,并引入了多家民营企业股东。中信集团持股比例则大幅下降至不足21%,并导致了公司既无控股股东,也无实际控制人。

为化解资金风险,中信国安集团主动进行的资产出售工作也在抓紧推进。湖北广电(000665)4月13日公告称,公司持股5%以上的股东中信国安及一致行动人中信国安集团,通过集中竞价方式完成清仓减持,不再持有湖北广电股份。

红星新闻记者发现,中信国安集团持有的上述上市公司股权,还先后被辽宁省高院、浙江省杭州市中院等陆续司法冻结。按照中信国安集团前述几项资产以冻结之日收盘价计,被冻结资产规模大约200亿元。

中信国安集团陷入债务危机,是否会对旗下的上市公司造成影响?4月19日,上市公司中信国安、中葡股份向红星新闻回应称,上市公司与控股股东在资产、业务、财务等方面均保持独立。截至目前,股股东所持股份被司法冻结和轮候冻结,并未对公司的生产经营及控制权产生直接影响,上市公司自身运营仍然正常。

2019年12月6日,《国库资金经收支付服务管理办法(试行)》(以下简称《办法》)发布,将于2020年1月6日起施行。日前,中国人民银行有关负责人就《办法》相关内容回答了记者提问。

在白银有色的公告中,提及中信国安集团持有的白银有色股份,系因西藏信托与中信国安集团及其子公司转让纠纷一案,被北京市高院轮候冻结。中信国安集团持有白银有色22.5亿股,已接近全部冻结。

红星新闻查阅北京银行(601169)公告发现,2015年7月31日北京银行为“中信国安棉花片危改项目不动产债权投资计划”项下融资本金25亿元及利息提供担保。该债权投资计划为“按季付息”,鉴于中信国安未能按期偿还2019年一季度利息,北京银行依据保函条款约定,履行了3945万元担保责任。

为确保各项资金安全、快速缴入国库,非银行支付机构提供国库资金经收支付服务时,资金应当从缴款人个人银行结算账户(即APP绑定的银行卡)扣划后直接汇划至国库账户,不能使用APP中的“零钱”“余额”等缴款。

尤其令人吃惊的是3月15日,中信国安集团未能支付一笔利息3945万元,不得不由北京银行履行担保义务。所谓2000亿总资产的企业,现在却连3000多万元也拿不出,令人不胜唏嘘。

针对出台《办法》的原因,负责人称,随着非银行支付机构的快速发展,缴款人出现了通过非银行支付机构缴纳税收等预算收入的需求,同时,各地开展了涉及非银行支付机构参与国库经收的业务创新,这就需要出台专门制度对相关业务进行统一规范,以消除资金风险隐患。